在時間裡流浪

在時間裡流浪

我很小的時候,爸媽給我講過這樣的一個故事:灰姑娘的親生母親死得早,父親為了找個女主人來照顧這個家,於是就再婚了。繼母帶來了自己的兩個女兒,她們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,卻把灰姑娘當女傭般使喚。城裡王子召開舞會的時候,狠毒的繼母不許灰姑娘參加,於是留了許多家務給她,自己帶著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去了舞會。好在,灰姑娘有善良的小鳥和仙女幫忙,讓她能像真正的公主那樣坐著南瓜馬車去城堡。可是魔法只能持續到12點。灰姑娘的出現,讓所有人都為之驚豔,王子熱情地邀請她當他的舞伴。幸福的時光轉瞬即逝,大鐘毫不留情地在午夜時分準時鳴起。灰姑娘急匆匆地跑離舞會,但不小心落下了一隻玻璃鞋。

第二天,王子的部下帶著玻璃鞋滿城打聽這位美麗的人兒,一個月後,他們終於找上了灰姑娘的家。“這是王子殿下看上的那位姑娘丟失的水晶鞋,按照國王的指示,我等在全城內搜尋鞋子的主人,與王子完婚。”

在兩個姐姐嫉妒的目光裡,灰姑娘坐上了通往王宮的馬車。大臣們讓灰姑娘在一個宮殿等候,然後就離開了。灰姑娘正思索著見了面該和王子說些什麼,殿門外卻突然傳來一陣聲音,“王子殿下因為過度思念那個在舞會上的可人兒,思念成疾,於三天前過世了,王子殿下臨走時仍念念不忘那個女孩,所以國王陸下讓我們一定要找到那個女孩。”

灰姑娘還來不及反應,殿外又傳來一聲高呼“婚禮開始”,一陣可怕的寂靜過後,灰姑娘聞到了火焰的煙味。

殉葬!灰姑娘恍然明白自己的處境,她瘋狂地敲打殿門,可是,殿外被鎖死了。

這是我父母贈予我甜蜜黑暗的孩提時代。

後來,我養了一條狗,一條很溫順的狗,它大概是狗界的恥辱了,因為它膽小怕事得緊,遇見生人掉頭就躲,遇見同類也哆哆嗦嗦連哼哼都不敢。而且它有一個俗到爆的名字,我叫它小白。可小白其實是黑色的。

每一天城市死去,每一次日出復活,都是小白趴在我赤裸的腳邊陪伴著。我的屋子裡只有小白。

我覺得這樣的日子快被寂寞殺死了,於是,我跟小白商量:“我們再帶著新夥伴一起居住,一起狂歡好嗎?”小白沒有半眯著眼看我,沒有把舌頭吐出來,也沒有搖尾巴示意,於是,我就當小白默認了。

第二天,我就把罌粟花的種子帶回院子裡栽種了,我熱烈地期盼看到一片紅色花海。我每天為罌粟花澆水的時候,小白就用它的爪子輕觸泥土,有時候,它也會繞著罌粟的種子散步,然後再蜷縮到我腳邊,巴巴地望著土地。我想,如果花再不開的話,我大概就會貧瘠死掉了。

天氣越來越冷了,屋內的溫度一寸寸冷卻,小白還是堅持每天到院子裡查看罌粟花的狀態,我也一直等著,等著罌粟在寂寞殺死我之前可以拯救我。一月最冷的時候,我果然病倒了,我只能蒼白地躺在床上,小白體貼地幫我照顧著罌粟。一場窒息的日落後,小白幾近瘋癲地沖到我床邊,它把舌頭吐個不停,我知道,一定是我的罌粟來救我了。

從那以後,小白雷打不動地會在下午最暖的陽光裡和罌粟相依偎。我突然意識到,我的小白好像愛上罌粟了,它好像不再屬於我了。我很憤怒,小白應該和我一起在這屋子內直到死的啊!我拿了最牢固的鐵鎖把小白鎖在屋子裡,不允許它隨意走動,我希望小白還是我最溫順的寶貝。

可是小白掙脫了鐵鎖,鐵鎖上,屋子裡滿是鮮血,小白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,黑色的毛上一灘灘深紅色,被鎖的那隻腳上有深可見骨的傷口,血止不住沽沽地往外湧。它就這樣和我對峙著,我看著小白,突然慌了,我好內疚,我對我的小白做了什麼啊,我蹲下來大聲地哭了,我輕聲叫著“小白,小白……”小白頓了頓,它好像是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,然後不管不顧朝院子裡撒腿跑去,它一步一步靠向我最深處的左心室。小白溫柔地用頭蹭了蹭罌粟花瓣,無味,卻是劇毒。它突然就歪過頭,咬住紅色罌粟的莖,撕扯幾下後,罌粟被拉斷了,莖上帶刺,小白看上去更狼狽了。它叨著罌粟從我身邊經過,走出了屋子。小白不知道罌粟沒有根就會死掉,它也不知道,有的人的心只能耕種一次,一次過後,寧願荒蕪,後來的人,只能眼睜睜看著它死去。

於此,小白和罌粟花的私奔結束了我最盛大而炙熱的桃李年華。

現在,躺在這口木質的盒子裡,我化著這一生都不曾有過的美艷。真好,我的時間將永恆地停在23:59。





Wu, Shan Na


2014         BA (CPW)





This production is presented here with the permission of the producer and/or the corresponding academic department concerned. Any non-personal uses, downloading, storage, reproduction, or redistribution of any of these files / videos / images / content, etc. is strictly prohibited. HKBU and its Library assume no responsibility for the information presented and materials used in these productions. Go to Full Copyright Note.


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
Libra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