亂碼

亂碼

[關於]

那晚回家後,枕在她舒適的席夢思床榜上,她竟然一點也睡不著了。睡前灌的兩杯幫助睡眠的酒並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,除了使她覺得身體中彷彿有甚麼正在搖晃,隨著一種近似迷幻音樂的節奏,恍恍惚惚。謎樣的力量在她身體的各部位肆意遊走,像一雙雙充滿渴望而動作粗暴的小手,或是夜裡男人異常興奮被慾望侵佔的灼熱目光,似乎在爭奪著對她肢體的控制力。結果她輸了。她覺得自己已不能控制手腳的移動,像是此刻無法伸手去撥開搭在眼前的髮絲。每一處的毛細孔都在發熱,她覺得自己是一團燒得正烈的火球,卻漂在她深藍色冰冷的床單之上,而又逐漸的向著深處下沉。

她試圖閉上眼讓眼前一片黑暗,以為這樣便能逃開正胡思亂想的一切。但是不,她錯了,閉上眼後她看得更清楚了。腦子裡的影像更激烈的交疊纏綿,開起一場粉紅色盛宴。關於在黑暗中結識的那男子。關於那一個小時又十五分鐘靈魂的共處。關於對他發狂的思念。

_______________

[黑暗]

黑暗就像潮濕的老舊房子。一處沒有窗,鐵閘生鏽,鐵皮屋頂漏雨,沒有鄰居,沒有人住,沒有訪客的幽閉空間。不是因為密封而光透不進來,而是壓根,壓根就沒有光源。黑暗存在於每一個角落,從黑夜滲透到白日,侵蝕光和影,侵蝕只有光影存在才能被看見的事物。黑暗是飢餓的,因為眼睛沒有食糧;黑暗是孤獨的,因為無法發現也無法被靠近──但黑暗卻不見得絕望,因為黑暗有聲音,有輪廓,有味道,可以聽,可以摸,可以品嘗。或許黑暗常常使人畏懼,像是入夜後關掉照明燈的道路般讓人不安,但黑暗並不侵蝕其他感官,像是關了門後上帝總會為你留一扇窗。黑暗會唱歌,也有華麗舞姿,如果你細心聆聽,忘掉放大的瞳孔,好好享受太陽以外的宇宙……。

但黑暗也許是不存在的。存在於黑暗中也等於是不存在的。沒有光就沒有黑。而黑又沒有光。或許壓根,壓根就沒有黑。

________________

[看不見的燈]

一開始進入完全黑暗的環境裡時,她是極度緊張不安的。即便一直睜大著眼睛,那也只是一個完全沒有光源的未知空間。同伴,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就消失不見了。黑暗裡摸不見也聽不著。或許在進入黑暗之前她們就壓根不存在了。

但是遙遠的地方有一把聲音。(遙遠的,要比我和我的心思距離更遠嗎?)男性。聽起來年輕又活力充沛。長相應該還不錯?(啊好可惜怎麼就在沒有光的地方相遇)那是黑暗中唯一能夠聽見的聲音。

他開始引導她的路,告訴她該向甚麼方位移動,靠左靠右,前行或是後退。她也就無可選擇的跟著走了。那聲音總是說:「來,往我聲音的這邊來。」(他該是對這裡很熟了。)

隨著男聲的帶領她開始探索周邊的事物,將摸到的輪廓與記憶中的影像配對是黑暗中唯一讓她感到有趣的事。他像是黑暗中引路的燈,總是能準確的指引她的方向,讓她能夠順利前行,雖然不知目的地在哪裡。(就像我其實也不知道為何我會在這黑漆漆的鬼地方?)

來,往我聲音的這邊來。她發現一個有光的出口。

看見光了嗎?看見了,她平淡的說。

然後他突然就沒有聲音了。

___________

[往我聲音的這邊來]

喀──鑰匙轉動,大門打開,細細碎碎的腳步聲,一家人走出來。

關上木門,鐵間,重新鎖門。腳步,按電梯。

叮──電梯門打開,一家人走進去,電梯門關上。電梯往下的時候引起空洞的迴響,像是有甚麼東西重重墜落。

他在自己的房間,軟綿綿的床,屋子裡太靜了,整個樓層都太靜了。伸手向床右邊的書桌探去,陽光的暖度下降,大概是黃昏,天上應該有橙色的雲霞。不對,空氣中隱隱約約的泥土和草地氣味,漸漸加大的水聲,外面在下雨。下雨的天該是灰的,怎麼就像他的心情。他往後一躺,攤在床上,想起最近每天晚上都會做的夢,睡意來襲。

夢裡他還是一樣甚麼都看不見。但奇怪的是他彷彿能感應到附近的事物。(就向對家裡一切物品的方位一般熟悉)夢裡有個女孩,好像正因為看不見而徬徨,他就用聲音告訴她:來,往我聲音的這邊來……

夢會在她找到出口後停止。他總是在試圖跟著她往光明出走的時候醒過來。(可是女孩,怎麼就在沒有光的地方相遇了呢。如果,有可能,即使在光亮的地方重遇,我們也該無法相認了吧。)

如果可以,那就來,往我聲音的這邊來。





楊錦珊


2014         BA (CPW)





此作品的原創者 (教師或學生) 或相關學系已允許大學圖書館把作品發佈於此平台上。
任何人士不能下載、儲存、複製或發佈這裡的影片、圖像、檔案、文字及內容。
香港浸會大學及大學圖書館對作品內容及所傳遞的資訊並無責任。請閱讀版權資料


香港浸會大學圖書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