領養知情





劉皓容


2018         BSSC COMM - JOUR CHI (BROADCAST)


16 分鐘

摘要

Phillips和Connie兩夫婦先後領養了Abby與Caleb,向他們慢慢灌輸領養的概念,每年都會一起慶祝他們來到這個家庭的日子,也不會迴避他們對身世的疑問。Abby渴望尋回親生父母,可惜事與願違,她感到失望。Phillips和Connie通情達理,開解Abby。這個事實,Abby漸漸接受。學者譚肖芸研究兒童與青少年的心理。她認為,了解自己身世對成長、身份自我認同都很重要,青少年時期會更容易理解抽象的自我概念。有人認為,討論領養議題會影響領養家庭與被領養者的關係。譚教授指出,最重要的是領養父母要有心理準備,他們如何告知被領養者。五十二歲的呂雪芬自小在保姆家中長大,早已知道「親人」與自己並沒有血緣關係。養母過世後,雪芬在女兒家瑜鼓勵下,用了兩年時間找到生母,但生母的態度……。領養家庭可以選擇告不告知被領養者的身份。開放式領養,即被領養者已經完全知道自己的身份,親生父母可以接觸被領養走的孩子和領養父母,接觸程度可以由三方參與和決定;封閉式領養則相反。被領養者希望尋親,封閉式就會有所局限。保良局領養服務組主任錢倩君贊成被領養者有知情權,認為以教育方式做軟性推動比較好……




此作品的原創者 (教師或學生) 或相關學系已允許大學圖書館把作品發佈於此平台上。
任何人士不能下載、儲存、複製或發佈這裡的影片、圖像、檔案、文字及內容。
香港浸會大學及大學圖書館對作品內容及所傳遞的資訊並無責任。請閱讀版權資料


香港浸會大學圖書館